任睇No.1
  • 27º
  • 87%
  • 2022年8月9日 星期二

陳家强 - 啟德機場|科普空間

我對啟德機場有一份濃厚感情,年輕時經它到海外讀書、旅行,每次返回,降落前見到九龍密密麻麻的建築物,特別是晚上的萬家燈火,便知道回家了。就算到了今天,赤鱲角機場運作了二十多年,我始終懷念啟德,新機場缺少了舊香港那一抹人間煙火。

啟德是個非常特別的機場,首先,位置一點都不好:三面環山——北至東北面十公里外有六百米高山,東面的山離跑道只有五公里,南面十公里外又是五百多米高的香港島,只剩西面和東南面一個狹角(鯉魚門)容許飛機升降。而且,它僅有一條伸入維港的跑道,由填海得來。還有,坐落於人口密度挺高的九龍城。飛機升降的兩個方向,即跑道的前後坐向,分別為134和314度,俗稱13和31跑道。飛機降落,得先飛越維港和九龍城,經旺角北面主教山,機師見到格仔山(山頭上的紅白格仔,現今還在),跟着做一個低緯度(離地面大概一百八十米作四十七度右轉,之後不用多久便着地。這個四十七度右轉不是開玩笑,機師少點功夫也不成,因全靠人手。啟德曾是世界上出名危險的機場之一。話雖如此,啟德對昔日香港是多麼重要。我可以大膽地說:沒有啟德機場,便沒有今日的香港。

我曾多次跟千禧後的世代談到我對啟德的看法,還給他們看錄像和相片,可是我知道他們沒有一個真正明白那份感情。當然,新生代會培養出他們自己的赤鱲角情懷。我這個老餅,還是keep it to myself 好了。
陳家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