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18º
  • 71%
  • 2023年2月3日 星期五

陳家强 - 襪子人生|科普空間

我年少時家境一般,父母是舊派人,可省的會盡量省,所以不太重要的衣飾如襪子,一對可以着上好幾年,就算穿了洞,還會繼續着下去,到襪子頂部的橡筋完全失去彈性才會更換。年紀小不會太在意襪子穿了洞沒有,但會感到些許不雅,直至中學上運動課要到更衣室換上體育服和白飯魚時才見到一大奇景:大半班男同學的襪子也是穿了洞。

還記得:在美國讀大學三年級時一個乍暖還寒的上午,我正在穿過校園中的一片小樹林去上課,迎面而來是兩位我不認識的白人女學生,其中一位見到我後跟同伴細聲說了點甚麼,然後停下來問我:May I see your socks? 我回答:Sure. 跟着雙手把兩條褲管同時拉起。說話的那位女生笑了出來,跟同伴講:Told you.The Chinese they always wear white socks!

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一所中學教物理,做了大半年老師後好運轉到另一份頗多科學畢業生羨慕的新工。其實那份工本身挺不錯,只是自己愛做不切實際的白日夢,總是想:在這座人生大山後面會是甚麼?跟頂頭上司不咬弦自然不用多久便出現,只是看在人工份上,還是撐下去。直至一個新上司的上司出現,他工作能力不高,但喜歡拿我來耍,成了我請辭的最後一根稻草。我清楚記得,這個上司的上司愛穿透明的玻璃絲襪,我那時想:怎麼一個大男人會穿玻璃絲襪?

曾讀過英國大狀作家 John Mortimer 寫他年紀大了穿襪子有困難,讀的時候只覺得好笑,沒有太大感覺,現在可知道了,因為最近自己穿襪子竟然有點困難!唉,老了。
陳家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