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那杯茶——一期一會的茶會

  疫情反覆,世間事,多停擺。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日常,原來並不那麼尋常;相遇之後,未必一定可以再相逢。

  是對世事看得通透吧,日本人視茶會為「一期一會」的際會,每一次茶會,都是一生只有一次的,席上賓主都要竭盡誠意去看待這次相遇。

  在一個尋常周五的下午,大德寺不對外開放的玉林院內的四疊半茶庵,我有幸和十多位素不相識的朋友肩並肩,來一場「一期一會」的茶會。

  大家靜靜地守候,老師是穿着淡黃色和服氣質優雅的女士。接着是端上漂亮的生菓子,然後沏茶、用茶、欣賞茶器,眾人全程投入,一場不消半小時的茶會便結束了。沒有多餘的說話,就全心全意地享受一場盛宴。其實,客人們都花了好些時間整裝、等候,就是為了參與其中,躋身於京都茶人之列。

  類似的聚會在京都的寺廟不時舉行,參加以女士為多,都是預先報名的。 據說大家會追隨自己喜愛的老師,亦會在自己鍾愛的寺院的茶會多加亮相,希望有朝一日能夠獲邀出席一些為「尊貴」茶客而設的茶會。

  參加此類茶會的客人,多少是互相認得的。當日坐在老師身旁首席位置的,是個四十出頭大個子的西裝男。別看他在一眾仕女中格格不入。甫坐下來,大家很快便耳語說這首席賓客原來是京都某菓子店的主管,真是茶道KOL。

  我作為超新手,心情自是戰戰兢兢—由進出的禮儀,以至奉生菓子、接茶、欣賞茶碗茶器的姿態,要做到自然而然郤又不失精確,始終有一點壓力。所謂的壓力,並非來自要爭取個人表現或是鬥心,而是不想整場茶席之美及和諧,栽在自己手裏。(十之七)

蔡少綿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