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那杯茶——好好與自己獨處

  工作時太多的喋喋不休,閒來的我,需要很多me time。有時為了給自己多一點留白,會頂住偶爾孤單的感覺,一個人上路出遊。

  初次獨遊,是十多年前的事。朋友因身體狀況臨時爽約,於是我由原來的日本假期變陣為雲南之旅,跟着嚮導由麗江徒步走到拉市海濕地,再往老君山黎明丹霞地貌區,在山中過了四天三夜。嚮導小姐二十歲出頭,據說是由美國志願組織在八十年代培訓的生態導遊。起步初時還有點暗忖自己是否又鹵莽出行,後來見她對山徑瞭如指掌,才放心把引路的任務交予她。那幾天晚上都在預先約好的民居用飯留宿,是一生難忘的體驗。

  幸運地,每當我想要一個人好好去一趟旅行時,點子、運氣、膽識和堅持,都會統統澎湃伴隨。

  就好像今次京都之旅,先前努力透過電郵向不同機構查詢,通通石沉大海。豈料有次與美國同事輕描淡寫地提及,經他熱心聯繫,水到渠成,成就了我在疫情前的茶道之旅。

  和自己獨處是一門學問,觀照自心、內觀反省,對自己和別人都會多一點包容。獨自外遊,就好像將自己由熟悉的生活旋律,融入另一首不同國度的樂章。到達京都時,香港疫情初發,不消兩天遊客區的藥店口罩幾乎被搶購一空;但京都人如常冷靜地生活,我就在此刻跳進他們的生活常規,在Google map上查看巴士準時的到站,甚麼時候下車。對於我這個來自「疫區」的香港人,京都的朋友無條件地接納到進入他們的生活當中。對於這一切,我除了感激,還是感激。(十之九)

蔡少綿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