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那杯茶——世界從來不似預期

  告別京都,下一站是城崎溫泉。初春的京都市,偶爾飄雪,氣候怡人;約攝氏十度的氣溫夾雜微風,讓人安心而不防備。

  我以為在兩、三小時車程的地區,氣候應不會有太大的差距,租車店的女孩沒問,我也沒有特別要求雪天的配備方案。一路朝着靠近日本海北部山區驅車前往,沿途零星的路段鋪了薄薄的雪。心想,大不了就是如此。

  在城崎三天,離開那天一覺醒來,乍見窗外被皚皚白雪覆蓋,心知不妙。我的車完全沒有行走雪地的裝置,多留一晚,又恐怕雪下更深,結厚冰的路面更加難以駕馭。於是唯有硬着頭皮,按計劃驅車離去。

  沿着鋪滿白雪的山路前行,雖然我知道在那不遠的目的地淡路島,有漫山遍野的水仙花在恭候我,但眼前要面對的,卻是衛星導航系統不斷提示,說前面路段積雪,車輛必須配備雪地裝置才好前行。在白茫茫飄雪的路上,有一刻我甚至懷疑,那雪路可有盡頭。

  我一直以低速行駛,生怕在下山的路段稍有差池;如果出了甚麼岔子,後果不堪設想,唯有全心全意地抓住軚盤穩步前行。

  花了大半天的精力與雪天互動,只怪我對大自然的敏感度太低。都市人的通病,我們對於日常生活都習慣有很多掌控,生活節奏的可預測性都很高;有時候忘卻在世界的運轉中,我們是何等卑微。在疫情之下如是,在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亦是。

  日本茶道中備用的和式小包,裏面除了有和紙、茶巾外,還有一把六吋長的小紙扇,放在跟前,意識上營造一個謙卑的氛圍,將大家放到平等的位置,互相尊重。有時候,懂得放下自己才能為建立關係騰出空間。

  茶道人生,是一輩子的學習。此欄十期已完,再會。

十之十(完)

蔡少綿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