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未來能源 —「氫」實力

  東京奧運對香港人而言是興奮,對關注新能源的人來說也是眼前一亮。代表着奧運精神的聖火,一改近百年來以丙烷作主要燃料的傳統,今屆首度使用綠色能源「氫」作燃料。不僅如此,選手村的供熱系統、來往各場館的接駁巴士均採用了氫能,全面展示了日本發展「氫能社會」的決心。

  地球「發燒」,溫度越來越高,紓緩行動逼在眉睫。世界各國要追趕「碳中和」目標,除了節約能源外,開發更多可再生能源,遂步取代化石燃料亦是大勢所趨。近年多國政府和大型企業將目光投向氫能,令之一躍成為綠色能源界的新寵,不僅日本,中、英、德、澳等國也投放大量資源於氫能的研發,期望搶佔先機。

  以往,我們最常在航天科技中聽到氫能。氫的能量密度高,相同重量的氫所產生的熱能大約是汽油的3倍、焦碳的4.5倍,是理想的燃料。氫大量存在於自然界,水中含有大量的氫。理論上可以從水中電解出氫氣,但現時的技術需要大量電力,不符合成本效益,所以目前大部分的氫氣都是從煤炭或天然氣中分離出來,無論原料還是生產過程都產生碳排放,從減排角度而言並不可取。

  隨著我們對潔净能源的需求越發迫切,大家看到氫能作為可再生能源載體的巨大潛力。太陽能、風能等可再生能源需要「靠天吃飯」,產量難免不穩定,若能在日照、風力充足的時間生產電力,再以某種形式儲存起來,待有需要時運用,就能更大程度上滿足能源需求。氫能正正就是一個好選擇,業界期望突破電解水技術,以可再生能源製造出更多「綠氫」,並改良儲氣技術,令之能更方便、安全地儲存、運輸。在德國,有科學家研發了新型儲氫技術,以膏狀運載氫能,比傳統電池密度高十倍,可直接應用於車輛、電子裝置以及房屋設備,可謂氫能普及化的佳音。

  2018年「呂志和獎―持續發展獎」獲獎者、全球可再生能源運動的始祖漢斯‧約瑟夫‧費爾(Hans-Josef Fell)亦為「綠氫」投下信心一票,預言「綠氫」將會在人類社會由化石燃料過渡至100%可再生能源中發揮重要作用。

  剛發表的《施政報告》提出以天然氣及可再生能源等取代燃煤發電,香港的電力公司亦正密切留意海外氫能工程的測試情況,研究仿效的可能性。不過就直言未來10年在本港落實的機會微,最快到2030年尾及2040年代才有望使用。

  秋涼秋涼,以往常聽人說,過了中秋天氣就會變得清涼,但如今往往十月還是酷熱難耐。在剛過去的九月,香港破紀錄錄得九晚熱夜。鄰近的泰國卻因暴雨成災,多處地方被淹浸,民眾要緊急逃生。氣候變化不是冰冷的統計數字和教科書的課題,而是切實影響我們生存的問題!各國政府都在積極部署以尋找足夠的未來能源,支撐國家的長遠發展,「氫」實力或許將成為關鍵之一。

呂志和獎助理總經理程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