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底下——告密

  和兒子聊天,談起他讀高中的往事。他說剛到英國,有一次,宿舍幾個男生半夜爬出窗戶,攀上屋頂上玩,不小心打破了東西,兒子被吵醒,剛好看到他們經過。第二天,舍監查問, 想找出滋事者,想起兒子窗戶處於有利位置,於是找來他詢問,兒子一口咬定自己睡着,甚麼也沒看見,那幾個孩子很擔心這個初來乍到的香港小子出賣他們,後來鬆了一口氣,各人成了好朋友。

  兒子說,他是絕對不會告密的,告密是最可恥的行為,他說在香港讀男校的時候,同學之間有個心照不宣的約定,即使互相之間有摩擦,絕對不會和老師告狀,大家私下解決,最多打一場架,互相鼻青臉腫之後,又會和好如初……「怪不得你有幾次帶著瘀青回來,問你怎麼回事?你說是不小心摔的,原來去學人打架了?」 我笑着問他。「當然不能讓你擔心了,你知道你的神經多緊張,告訴你,你再去學校了解情況,那我不是出賣了同學?」他一本正經地說。

  我聽了寬慰,也很高興,在他眼裏,講義氣,光明磊落,重視友情,比甚麼都重要,有些事情,你可以不認同,別人做有些事,你可以不參與,但不能採取卑劣手段,不能用告密的手法去打擊別人,這是做人起碼的底線。

范玲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