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底下——到底誰可怕?

  歐洲各國的感染個案大幅上升,我關心英國,問兒子,你們那邊有人戴口罩嗎?兒子說,沒人戴,你戴了別人就覺得妳很奇怪。問在倫敦的朋友,倫敦怎麼樣了,有人戴口罩嗎? 她回我︰ 上街不敢戴, 戴了罵你, 弄不好遭一頓打。看着短訊, 覺得很無可奈何。

  在很多西方人的意識裏,這場病毒就像流感一樣,他們覺得根本不用大驚小怪。這也難怪,我在澳洲的時候感冒,渾身疼痛還有低燒,去看醫生,她和我談了近一個小時,很仔細地問我的生活起居情況,吃了甚麼食物,過敏史等等,然後一粒藥也沒開給我,她的結論是,太晚睡,休息不夠,回去喝水睡覺,幾天就好。

  澳洲是實行處方藥制度,醫生開了處方,才可以去藥店買藥,沒有醫生的處方,你買不到藥,那怕是退燒藥。我只好回去休息,昏昏沉沉睡了幾天,說也奇怪,真的自己就好了。所以很多西方人認為自己的免疫力可以戰勝病毒,但他們缺乏基本的常識,忘了這是一種目前沒有疫苗沒有特效藥的傳染病,而且在他們認知裏,你戴了口罩是病人,你不應該跑出來,應該待在家裏,他們不明白口罩是來保護自己的用品之一,反而見了中國人戴口罩就大驚小怪, 覺得很可怕。

  好在兒子的大學本星期停止了面授課堂, 稍微心安了一點。

范玲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