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底下——新時代和舊時代

  香港郵政會推出智能服務,以後寄東西,網上預約,在智能寄件服務處掃描QR CODE,再用3D掃秒器掃描郵件,貼上標籤,把郵件放進寄件箱就完事。看這則新聞,我不禁有點惆悵,會不會終有一天郵票也成了只有在記憶中才出現的東西?

  我不是集郵愛好者,但從小到大收集了一些不同郵票,小時候把每一封信上的郵票剪下來,弄濕,再小心貼在窗上曬乾,用夾子小心翼翼把它放進集郵冊。看別人的信封上有心儀的郵票,也央求人家給自己。大人對小孩子的請求是寬容的,我總會拿到喜歡的郵票。

  後來大了,外出旅遊,自己給自己寄明信片,除了紀念異地時光,為的是小小的郵票……記得有一次在維也納舊書店發現一張明信片,上面的郵票吸引我,後來請人翻譯後才知道,是二戰時一個男子從德國寫給他的女朋友的,他說馬上就出發了,過幾天見面,他非常想念她……看明信片上的郵戳印記和郵票,令人遐想連篇,他見到她嗎?

范玲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