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底下——片刻的寧靜

  久未見面的朋友約在中環見面,你不用上班嗎?我問,那天不是周末,身為律師的她應很忙。她回答,當然要,但每天忙中偷閒。我不很理解她的邏輯,還是準時赴約。

  親愛的,我們好久不見了,她過來給了我一個大擁抱,我今午沒課,你呢?律師樓不用開工嗎?當然不是,一大堆文件等着要看,今晚或兩三點才回家,她撇着嘴說,那你還不抓緊時間工作,還出來閒聊?我替她緊張……親愛的,你說,工作天天有,沒完沒了,不會結束的。疫情眼看持續兩三年了,如果所有的事都要抓緊時間完成,我的日子每天就會沒日沒夜地在工作;睜開眼睛就只有忙碌,然後錯過和朋友的見面,錯過秋天的美麗,錯過了青春,我不想有一天精疲力盡,望着鏡中蒼老的自己黯然傷神。所以,每天怎麼忙,都給自己找一段片刻寧靜的時間。

  那個下午,我們在一個小會所喝了一小杯馬提尼,然後道別。她容光煥發的回律師樓,我也精神抖擻回辦公室做事。

范玲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