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美人生——最後貴族花膠扒

  拜讀美饌評論家趙嫣薇的新作《消失中的味道》,粵菜之博大精深,盡收錄在其生花妙筆之下,而書中介紹多位名廚,他們的匠心獨運,教人嚮往,上了寶貴的一課,書中其中一章《最後貴族花膠扒》,有幸嚐過當中提及的頂級花膠扒,是最美味的回憶之一。

  那一塊長若手臂的花膠扒,闊如手掌,厚像一本書,是平生見過最大的花膠,淋上澄亮的啡色芡汁,碟旁圍上碧綠菜遠,要出動刀叉享用,落刀之際,花膠與刀互動,是軟糯溏心產生的阻力,切開色澤金黃。我的文字拙劣,就借用趙嫣薇的食後感來形容︰「他們的鮑汁扣四頭花膠扒,鮑汁鮮醇和味,花膠彈爽糯口又入味,食味動人!」

  為甚麼稱之為最後貴族的花膠扒呢?原來頂級花膠難覓,最靚的廣肚公愈吃愈少,除了印度洋的大鱉魚遍撈不獲,良廚亦難遇,要知道準備浸泡花膠,非常巧究,過冷水又要焗熱水,來來回回,再以薑汁和酒來煨,辟除腥味,動輒三數天,試問一般食肆,即使識做,那肯花費如此人力工夫?發好的膠扒,需要配上一流的高湯鮑汁,才算完美,全家七福的四頭花膠扒是名食,絕不便宜,但是食味最精緻動人的享受。

林月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