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美人生——登太平山避疫

  與朋友相約在太平山頂,登高避疫,中午抵埗,烈日當空,甚麼地方也不想去,走入太平山餐廳避暑,想坐室內,感覺翳焗,走出露台,清風隨來,令人神通氣爽,盡頭一端,幾棵大樹遮蔭,綠意油油,涼風陣陣,坐下就不想起來。

  疫情之前,太平山餐廳門外總見一條長長的人龍,即使想重溫多年前的回憶,只好放棄。現今遊客絕跡,不用訂位,輕易步入歷史。少年來過喝下午茶,記憶模糊,今次重訪,好像回到九七年前的香港,中外客人,各色人種,共聚一室,有一家人共聚天倫,有情侶喁喁細語,有幾個好朋友舉杯暢飲,又中又西的場面,現今愈來愈少見。

  我點了一個印尼炒飯,串燒沙嗲雞惹味,配一杯啤酒,享受無以上之。朋友點了公司三文治,麵包烘底,上桌熱溫,饀料豐富,有燒雞、煙肉、煎蛋、生菜、番茄等,製作認真。估不到多年沒來,食物水準高,可以再來。餐廳原址曾作私人轎子停放處,建有棚屋供轎伕休息。在一九四七年起改建作露天茶座,保留了昔日的氛圍,令人發思古之幽情。

林月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