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美人生——西洋菜湯

  疫情下,晚上不可蒲餐廳。朋友設家宴,叫了一些外賣,跟我一起自煮二味,添加樂趣,其中一道西施骨煲西洋菜,煲好後菜香四溢。我忽發奇想,既然有時間,何不搞作,着朋友拿攪拌機來,先把湯中骨肉撈起不要,舀西洋菜放機磨碎,再把菜蓉放回湯中,變成稠綿濃湯,滋味大升,朋友讚口不絕。

  喜愛西洋菜的幽香和清甜,曾到法國勃艮地菜場,落田收割西洋菜,才知西洋菜生長在鬆軟的灰岩層水田上,地下水愈清澈,西洋菜愈清甜。菜農示意我把割下的西洋菜放入口,起初有點疑慮,淺嘗一口,清甜無比,徹底改變對西洋菜的印象。源產於歐洲的西洋菜,比起移民東方的遠親,多了一分清甜,少了一分苦澀。

  不少西湯都以蔬菜蓉作底,好像番茄凍湯、南瓜湯和西洋菜湯,蔬瓜磨蓉,所有滋味滲入湯水中,口感滑溜。在本港米芝蓮星級餐廳Epure試過最好的「磨湯」,大廚Nicolas Boutin精選優質小蘑菇,不添水,搾汁成湯底,盡得鮮味精華,煮成湯後,每一滴都滋味無窮,令人回味再三!

林月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