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美人生——黃金的藝術

  香江第一才子在電台節目炮轟政府抗疫手法,毫無邏輯,他舉例當局復辦年宵花市,容許人們走來走去,卻禁止戲院開門讓市民分隔而坐看電影。所言甚是,我也要問,為何文化展覽活動不可重開?難道這些小眾活動,比港鐵、巴士擠逼得像沙甸魚的車廂更危險!須知道,不少展覽籌備多時,所費不菲,在限聚令下,一潭死水。

  筆者是專欄作者,日前嚴守限聚令下,獲邀參觀L'ECOLE School of Jewelry Arts的「黃金的藝術」展,看過之後,希望限聚令盡快放寬,好讓公眾免費欣賞這個金光閃爍的展覽。

  這一批中國古代的金飾,橫跨多個朝代,件件精奇。金匠的四大技法——「錘鍱與鏨刻」、「鑄造」、「金絲與纍絲」和「珠化」,令人讚歎。其中「珠法」起源於七世紀,金匠把黃金熔掉,滴下一個倒轉的瓷碗上,液態金滴反彈,掉落碗旁灰燼,結成一粒粒細若芝麻的小金珠。火候必須精準,溫度過高,黃金會氣化。當金滴下化成細珠,從灰燼中淘出,再一粒粒焊接在金飾之上,造出玲瓏浮凸的效果,光芒耀目,璀璨動人,令人暫忘當下昏暗的世界!

林月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