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美人生——太古與我

  太古集團朋友寄上太古在港成立一百五十周年的特輯,重甸甸的,翻閱,走進時光隧道,回顧太古與港人一起走過的日子,歲月靜好的,風雨同路的,不同時代,經歷不平……筆者為食,對特輯中有關「食物」的篇章,最感興趣。

  在物資匱乏的年代,一粒太古方糖,白皚皚,比雪更白,一粒在手,是兒時最幸福的時光。年紀稍大,無可口可樂不歡,灌後倒抽一口涼氣,樂透了。人大到坐飛機平常過坐巴士的日子,國泰是首選,海外公幹過後或玩累了,踏上國泰的航班,有提早回家的感覺,是空姐親善笑容的魅力,也是對一杯即食麵濃香的期待。

  另一種食糧,是精神上的,比充饑還重要,沒有太古,我的人生會欠缺優美的樂章。太古長年贊助的香港管弦樂團,每個周末我都去聽港樂的音樂會,中場與朋友乾一杯紅酒,就是最豐盛的靈魂食糧。

林月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