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美人生——壽司大師發辦

  當年遊日,愛上居酒屋,呷一杯冰凍啤酒,歎幾件串燒,過日式生活。疫情不知何時了,一切只能回味。本地難以找到日本地道的居酒居,直至串燒大師「阿鬼」打理的幸福鳥落戶尖沙咀K11,我才有回鄉的感覺。

  「阿鬼」串燒技藝高技,他認第二,未必有人敢認第一。我每次去幸福鳥,「阿鬼」在廚房忙到暈頭轉向,但一有空他就出來跟我談天說地,或與我玩一次立酒樽遊戲,令我賓至如歸。「阿鬼」來電告之好消息,他在沙田新城市廣場開了新店,名為「幸‧匠燒」,口脗神神秘秘,叫我來,給我驚喜。

  周五晚上座,限聚令下幾乎滿座,可見他的粉絲真多。「阿鬼」開謎底,今晚不為我燒美食,派出星師傅照顧我,吃他的omakase(發辦)。餐廳一角拉下竹簾,為我打造貴賓小專區。星師傅入廚二十多年,精通壽司技法,與「阿鬼」一樣健談,不止席前為我炮製美味的壽司,還娓娓道來日本美食的冷知識,當他遞上金目鯛刺身時,說日本最愛鯛魚,他放一些醋啫喱於白透的魚肉上,微醋點綴鯛魚的鮮味,非常滋味。當他為我切兩件最高級的toro時,說要切一條條,以防有筋,又指港人愛toro的肥美,但日本人就鍾情吞拿魚的赤身,取其濃厚的魚味。

林月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