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美人生——山野發聲男

  冬涼日子,最宜行山。假日山遊,遇上兩類「發聲男」,一個令人煩躁,另一個令人欣賞。先說討厭的那個(其實近期行山經常遇上),他一邊行身上一邊發出嘹亮歌聲,拜科技所賜,來自一個袖珍喇叭,掛在背囊之上,發出宏亮之聲,十多呎以外,清晰可聞。

  實在不明白,投身青山綠野,不是想遠離塵囂,聽一聽雀鳥婉轉的鳴唱,細聽風吹草樹的沙沙聲?好好讓耳根享受大自然的呢喃細語,為何還要把一個縮水卡拉OK房纏在身上,阻隔與大自然的溝通?有一次,我按捺不住,向一個「喇叭男」說:「你不是來親近大自然嗎?為何要在這裏開紅館演唱會?」他亳不理會,繼續由歌聲送自己上路!

  另一類「發音男」,帶了小樂器上山,在人煙罕至的角落,悠然自得地吹奏起來。早前上太平山頂,路中有一位叔叔就面向樹木吹奏笛子,輕輕地吹,聲浪不大,恰到好處,悠揚悅耳,路過的人在山上都感到行雲流水的音韻,不覺滋擾,反而人、音樂與大自然融為一體,是行山者樂見的偶遇。

林月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