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新「駿」程——香港海運發展

  最近有專業組織提議,把葵涌貨櫃碼頭遷到長洲以南的人工島,把葵涌貨櫃碼頭的土地建房屋,規劃屯門一帶土地作為物流園,其實這個建議在香港十多年前已經有人提出。

  香港的海運吞吐量過去十多年從世界第一,到今天跌至第八,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香港未有對海運業作長遠規劃,香港港口吞吐量過去十年下跌約四分之一。若不是當年從啟德搬到赤鱲角機場,香港今日世界第一的航空樞紐地位,應該已被上海、廣州取代。

  當時如果同時把碼頭搬到離島,減低運作成本及提升效率,加強把廣東省貨源引流香港,今日本港海運發展應是天壤之別。上海在2000年代就是看到位於市區內的外高橋碼頭的發展限制,建造洋山港,令上海成為今日世界第一大港口。

  香港是自由港,貨物中轉優勢非常大。物流需要一個整體配套,香港作為金融中心,有完善法制、有完全開放的互聯網、有大量的國際專才,具備天然優勢。珠江西部的中山佛山,是珠三角重要海運貨源,港珠澳大橋的通車,讓以往珠西地區的海運貨陸運到香港時效和成本大減。但海運在香港發展最大阻礙是,人工成本高和土地成本高,現在碼頭雖然還需要大量工人,但很多工序已自動化和機械化,剩下的就是土地問題。選址在離島,把貨運交通和客運交通系統分開,更有利交通基建配套規劃。

  海運其實不是低端產業,現在已有大量科技元素。而且海運帶來的連帶經濟效益很大,包括金融、法律等專業服務。海港新城也是一個物流加地產的經濟模式,加上與機場的空海多聯式運輸的互相配合,新碼頭發展能為香港帶來一個經濟動力。

  上海、新加坡、杜拜都是世界上最重要海港,香港作為一個世界級城市,值得擁有一個世界級碼頭。如果香港把握機遇,善用自己優勢,配合國家和全球發展,仍然有機會追回失地,但畢竟碼頭配套是大工程,需要政府有更完善及長遠規劃才能做到。

駿高控股執行董事

戴景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