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姐密語——棠哥不簡單

  別了「中原一點紅」黃樹棠!

  那一年他接拍《蝶變》,我才剛認識他。這位兄台很友善,很愛跟我們打交道,我暗笑他是交際草。

  往後他入了電視台,接拍了很多電視劇。

我們又在電視台相遇,只是他實在太忙,不過因為彼此有共同的朋友,朋友相約總有機會見到他。

  我們是微信之友,他幾乎每天上微信,他只做一件事,便是每天的晚餐,他就會說「簡簡單單又一餐」,每晚他都是一個人吃飯,的確簡單,我總覺得他有點孤單。不過我從未聽他埋怨過。可能他簡簡單單也挺快樂!

  前兩年和他在多個場合相聚,只是周圍都有很多朋友,他說了很多次要相約,說要把自己的故事告訴我,年初跟他通電話,要落實見面日子。可是一個月又一個月,好像有甚麼事情拖着。直至他在微信消失了,我才知道他要離開我們,他的故事便只有留在他的心裏!

資深娛樂記者

爽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