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是非——口罩冇實用

  確診事情來得突然,生物科研家朋友大清早來我家,為印尼姐姐拿深喉樣本去他們科研中心化驗。

  在此之前,好友已安排到他醫務所驗測。也好,兩手準備,同一天早上兩次探喉。

  晚飯吃過,在房間默默工作,科研好友先來電:閣下確診了!醫生朋友同一時間接線,意欲相告:閣下確診了!同一時間發生,來不及回電朱醫生,衞生防護中心職員匆匆來電:閣下確診了!

  若果「確診了」三個字相等於「中了六合彩」、「高中狀元」,多麼美妙、叫人興奮。可惜「確診了」,即使第一時間將六神歸位,收拾細軟底面衣服之外,還有零食Comfort Food⋯⋯醫院的食物如何吃得入口?各路朋友奔走相告!比較清淡而已,並不難食。

  以為低調處理,免曾同處的親友未確診已被公開(事實證明,確診前與我近距離交往的同事不算多,講彩數,竟無一中招!)想將新聞壓抑、低調處理?說來容易,立即通天,次天媒體電話WhatsApp如黑雨冧落嚟,無所遁形,比我自己知得更清楚。出入家門無望,將半張面蓋過的口罩根本罩不住人家的辨認。醫院八天,治療成功,出院後難以口罩遮掩,索性留在巿區的家,免引起鄉下人恐慌。

  但同伴大廈住客或早已風聞,口罩下面被蓋好的鼻嘴下巴無所遁形,讓我在便利店、在電梯、在走廊需不斷回應旁人關懷、問候,巿場買餸菜的意欲無奈擱置。甚至與同伴選石澳圖安靜散步,太陽墨鏡並口罩也避開不了有心人的關愛;猶幸動機屬善意。

  留在巿區的家一星期,接了被隔離十四天的印尼姐姐回家,自己留下來靜養。到銀行、超市及快餐Cafe一轉;不得了,懷疑自己沒戴口罩,重重將口罩拉過幾次以資證明;沒事喎,戴得妥妥當當,但路上陌生人熱情款待,招呼一直沿路打過來,不知情者,還以為在下報了名參加選舉,在做社區親善,好彩對政客生涯無半分興趣,不然結果隨時贏過對手九條街!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