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是非——阿正正鮑當月餅(上)

  一些親友謝絕甜食,中秋時近,月餅免問!

  物輕情意重,不送月餅,送年輕「南非鮑魚達人」阿正、黃正出品「溏皇極品鮑」,大家開心。

  七月底留院七日七夜,同伴陳醫生亦需隔離於駿洋邨;先我出院一天完成隔離,次天急送愛心鮑魚兼特選日本圓米煮出綿滑不凡白粥入醫院作我午餐,單看已感動。

  八頭左右的鮑魚溏心,起膠的汁液味美非泛泛,幾乎「鮑魚王」一哥的風範。

  陳醫生選用的鮑魚正是阿正出品,煮弄極容易,平均八頭左右,連汁帶鮑獨立密封包裝,整包置中火水中煲三十分鐘保證溏心熱透,取出將包裝剪開,將鮑汁倒入瓦罉以慢火邊煮邊用瓷羹順時鐘搞拌十分鐘至起膠,即可享用。

  專業廚師甚至臨尾加入一小羹豬油,添香口肥美;害怕豬油?

  傻嘅咩?有學者公佈:原來豬油乃動物油中至健康(信不信?閣下自理!)

  昨晚回新界老家,教印尼姐姐煮阿正正鮑,幾十分鐘後,每人一隻,她伴以日本圓米飯;晚上避吃澱粉質,在下選白水煮金菇取其質感近麵線,無澱粉糖份,對大腸蠕動更添神效。無論米飯或金菇,跟鮑魚與極品鮑汁配合天衣無縫,美味到失魂!

  鮑魚行業過去猶如明目張膽殺鯊無數的魚翅爭奪戰,隨時荷槍實彈血戰一番。

  時代轉變,一切以進步、文明、可持續性發展於保護環境中進行,何須殺人放火兼食光食淨,將環境破壞淨盡?

  於南非東倫敦海岸,阿正的團隊以至環保,至配合生態環境飼養鮑魚,精采的過程,下周續談。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