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是非——盡付笑談中

  童年熟讀的句子,唸口簧,琅琅便過;人到盛年,歷遍跌宕起伏、忐忑失望,以為老早塵封的句子忽爾叮噹、叮噹,從遙不知深記憶星宿海裏呼嘯而至⋯⋯兩岸猿聲啼不住 輕舟已過萬重山⋯⋯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談中⋯⋯

  記憶何止猶新?偶遇適當時刻,即時更新,活學活用。

  不慣說再見,猶如重九登高掃墓⋯⋯祭祖佈陣幾多隻燒豬都係假嘅,不及體恤祖父母、父母生前多兩串窩心語。

  人、事、物終結有時,感恩有幸相遇,前塵用心毋須不捨依依;如若應對未付精神,更毋須假惺惺道別講珍重。珍重個屁,之前交的不過行貨!

  作為設計師,無論大規模參與總監一眼關七,還是檻外人可有可無顧問,再或小至顧客訂製一兩件飲衫;合作到期,下文不繼,都毋須問阿貴,表示閣下服務不周,老闆唔Like!

  寫寫興趣專欄遊戲文章,或電台電視主持人,皆非營生搵食,一些寫得講得天長地久,另一些編輯來電:改版或財政危機⋯⋯十九種理由,不過一盅;此時此刻負責人毋須閣下服務。

  這之後各行各路;合作有年份的負責編輯或節目監製總會提醒:不跟讀者/聽眾/觀眾道別?

  要說的,已說過;得失寸心知,無用明文扭扭擰擰!

  二○○○年,港龍換上第三代新制服,筆者的設計。那時年,相對國泰,Dragon不過區域小公司,換上新制服媒體報道未見真相。

  冒升有時,二○○○年後,港龍業務發展幾何級數,不論機組人員、乘客,甚至姊妹公司國泰及其他航空公司員工都投以讚美及艷羨。那也是在下業務至繁忙的十多年,一周往返中港之間四、五轉等閒;必乘港龍,上機後幾乎指定動作,被機組人員甚至乘客,跟那套被譽為經典的制服合照⋯⋯(待續)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