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是非——小風景

  斯里蘭卡西南面,自中部佛教名勝山區Kandy啟程,午後黃昏靠近古城Galle沿海路上,自車窗以極速秒殺拍攝;晚霞漸現,下班後換過涼風習習南亞(也及東南亞、孟加拉灣、阿拉伯海、東非)紗籠,年輕父親手抱幼兒漫步海濱的溫馨。

  旅行方式各有不同,年齡心境Factor之一,重點:習慣與戀慕的心性。

  名勝古跡遊客蜂擁打卡的經典不介意。

  驚喜?

  偏重不為人着意,旅游資料APP介紹不來的資訊,瞬間即逝小風景。

  自少偏好畫人臉,往後工作服務以人為本,攝影對象偏好人為對象,尤其偷影浮世擦身而過路人甲、乙、丙、丁……

  旅行從來獨自一人,偶而為之與群眾同行或商業、或勢頭,年中幾次無所謂。有伴兼興致勃勃的行旅頗疏只與老同學、摯友,近年當然是同伴。

  同伴旅行發燒友佼佼者,許是專業習慣,凡事選擇一再重複的Fact Check;長程旅行前不一年也需九個月,程程的三國月前將旅程編制,住宿、吃喝(米芝蓮、大眾化、街市熟食中心、山區遺世獨立優雅小小店,不一而足)、觀光點、Spa溫泉水療⋯⋯滴水不漏全部排列。斯里蘭卡之旅,巧編排,領我遊走他一度服務內戰期間無國界醫生的美麗島國。

  自十多歲出門上課以來,旅行次數計不清,論編制的旅程,只得一宗:快四年前,自法國西南部跨越庇利牛斯山,沿西班牙北部,一直走到極西北,面朝大西洋 Santiago de la Compostela聖雅各朝聖之路;縱使破天荒嚴密安排,敵不過平生鬆散作法,漫無邊際不肯按部就班跟貼朝聖行者,避開教堂宿舍此起彼落鼻鼾呼嚕聲浪,自顧住酒店去,人家一般每天走頂多二十多公里,自決四十多至六十公里不等,一個月的旅程,十數天走完,到達目的地大教堂,感覺輕鬆平常,未能隨眾親吻地板或嚎哭、或飲泣;站立一角,安靜享受別人提供感人小風景。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