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是非——年尾斷、捨、離

  傳統唐人未過農曆新年,始終未算過了上一年;新曆年是日期計算、是假期。

  時代更替,過年愈來愈簡化;舊時鄉間以冬至為起步點,農穫秋收完成進入農閑,家家備食材製作糕點餅食,豬肥雞壯,魚塘主人最後一谷讓魚蝦更肥美,務必家家年年有「餘」。炒米煮糖醃肉炒花生,曬臘鴨臘腸臘肉鴨腳扎,家家聞香巷巷笑聲整月,童年至高的嚮往;放下嬉戲數天,幫手大掃除也無怨言,視為理所當然。

  今時今日還有人大掃除?

  去舊迎新,將雜物清零?港人依靠家務助理姐姐成性;家中沒姐姐點辦?「拜貨教」信徒們視Shopping為宗教,割房般的家居,鞋袋衣裳只好隨處放,那有空間斷、捨、離?

  人家愛買流行品物,在下數十年來專攻書本、CD、DVD、雜誌,尤其剛回港工作的早年,每次回去巴黎、倫敦、米蘭上班,例必數十本、數十公斤地托回來,鄉間的老家總算有點空間,從地下一列一列書架排到二樓到三樓,不夠?還有平素用作恭奉祖先靈位的祖屋,所藏書與雜誌之多以萬計。七、八年前媽媽離世之後發狠心扔棄舊物大行動(她老人家在世?一張曾被訪問的舊報紙也不讓扔棄,轉個彎着姐姐到垃圾站搬回來!)一扔起碼五千本珍藏各國版本舊雜誌。

  全球急於「清零」鼠年尾近了,之前跟理工大學圖書館溝通過,以百計七、八、九〇至二〇〇高齡年後;美國、英國、法國、意大利、日本時裝雜誌,好些封面女郎還是波姬小絲、Isabella Rossellini,原裝Super-Models更不在話下,過百期香港舊《號外》雜誌願意全數捐出。他們沒興趣?相信總有愛書人或慈善機構接受。斷、捨、離益及群眾,這年尾「大掃除」特別起勁。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