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是非——阿甘

  派拉蒙於二○一九年為《阿甘正傳》(Forest Gump)二十五周年,推出當年鎮山之寶,一九九四年奧斯卡最佳電影(一九九五年頒獎)發行精製版。

  《阿甘》的聲勢難與執漏再發行《亂世佳人》、《北非諜影》、《仙樂飄飄處處聞》等經典中的經典相比。不少人甚至質疑《阿甘》深度不及同年競爭對手《Shawshank Redemption》及《Pulp Fiction》。品味人人不同,獲不獲獎涉獎項本身大方向,而非某幾個影評的心頭好。即將推出二○二一新一輪競逐結果(二○二○出品)的奧斯卡金像獎,從來選擇以美國正向思維及商業價值為中心,至好老少咸宜永久常青,偶爾出現另類選擇、例如去年將最佳電影頒給韓國出品,並不多見。泰倫天奴太鬼馬,《Pulp Fiction》之類讓另類觀眾看得手舞足蹈,長期不被錄用,頂多頒個最佳原著劇本。

  《Shawshank Redemption》的失獎着實令人惆悵,這是一套看完可以再看,一年抽出影碟起碼看上兩次的佳作。編、導、演、雙主角摩根菲文VS添羅賓斯的互動比較當年港片周潤發VS狄龍VS李修賢,雖然出品投資格局大不同,讓觀眾拍案叫好份量不分高下,連一眾配角的演出都深刻難忘,《Shawshank》敗給《阿甘》着實既生瑜,何生亮?

  《阿甘正傳》為當年票房冠軍,某程度上老少咸宜,推動電影吸引力功不可沒,單這美國崇尚巿場主導的一點,足以接收一眾大獎(一九九五年大贏家)。電影將二次大戰後,美國經歷一眾大事件以幽默過癮好玩,又不失細緻發揮人性、尤其美國民族性的光輝表露無遺。不理國家地區自由度高低,電影作為推動國家形象軟實力的大旗手,必須分配拍攝推動國家民族向心力的作品;中國、日本及印度都是箇中能手,電影大國中的大國亞美利堅怎可能放棄?

  重看新發行《阿甘》精製版,重溫、審視美國及美國人的印象,北美生活過的親身體驗,與按照媒體報道照單全收,當然大不同!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