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是非——夜,可知佢累?

  好友母親離世,伯母高壽九十六,合十。才兩天,居住了好幾年的安老院通知說老人家身體違和,入院查測,腸道大問題,以麻醉劑使其舒服,昏睡狀態。今天留言:醫院通知家人盡速前往探望。稍後收到消息,原來醫院發出通知後,不到十五分鐘,已離世;眾子女仍在路上。

  過去一年疫情影響,安老院不讓探望,似乎曾回家度春節;若屬實,乃一家人的福氣。

  兄姊並他之前約好,若情況危急,予院方讓母親自然走向生命下一步,莫讓承受搶救無端辛苦。

  家母發現胃腫瘤,入手術室前,跟我說清楚:「情況危急,切莫搶救,你們大姨遇意外入院搶救,誰知搶回一個植物人,除了眼皮略動,躺在醫院好幾年,看着心酸,直情活受罪⋯⋯八十多歲了,活過跌宕起伏的一生,你們二姐、三姐不幸早一步先走,沒有那天不思念,若然真的要走,那是天意,是時候跟他們團聚了。」

  母親胃腫瘤位置崎嶇,手術未能成功,之後常態進出醫院,天賜福;基本上保持清醒跟我們常聚首,盡情傾訴,縱使間或胃酸倒流猶如火燒心。幾個月後在十數子女及小姑並老遠從英國及澳洲趕來兩外孫女圍繞下安詳離世。從發病開始,才幾個月,仙逝;手術及留醫身心雖也苦痛,總算沒讓她至害怕的被搶救,或變成植物人。

  深夜WhatsApp問候好友。

  他說下午終於在繁複的疫情特別手續後,得見伯母仍存餘溫的遺體,猶如熟睡;之前心理已準備,也沒特大憂傷⋯⋯人啊,切莫太長命!

  答:除非子女繞膝兼孝順,若然一人,除非行得走得生存不煩惱別人;不然,留得太久煩人惱己,不值得!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