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是非——Sabatini白露筍上巿

  落筆,一再糊塗,將白露筍(White Asparagus)搞錯白松露(White Truffle)。

  平常吃食、煮餸常碰到白松露,簡單如家常意大利麵或沙律,總愛加入丁點白松露油將香氣與食趣提升。

  但白露筍並無任何代替品或乾貨,過了三月底至五月初,就要等待明年。

  白松露跟白露筍有啥關係?

  若有小小關係大概同屬季節性,一春一秋歐陸人的高價心頭好;季節過了,不單止貨源切斷,再吃只覺不合時宜。

  在加拿大及英國上課的歲月,雖非貧困至奔波趕返兩、三份工謀生,倫敦時期每周兩次幫補零用錢(服務於Covent Garden某時裝精品店,不用唐餐館捱世界已算萬幸),並非望也不敢望白露筍,而是層次低,根本不認識,唔識食。

  偶然回歸上班於長江製衣集團(YGM Group,平生唯一全職服務過的機構,為時兩年半)老闆善待在下,未過試用期即獲派出差巴黎,未夠半年出差法蘭克福;時為四月中旬,客戶宴請品嚐一年一季時令白露筍,至道地簡單烚熟,配以荷蘭汁(Hollandaise),那份清甜只配天上有,一試難忘!餘下的出差日子,早餐吃飽點,以公司安排的餐費,偷偷全數用到白露筍,大快人心!

  縱使疫情,無阻時令食材從四方八面飛來,匯聚此間;舊時香港西餐水平何得與今天比?松露與露筍近三十年於本地流行起來。一九五四年Sabatini羅馬面世,一九九二年由Royal Garden帝苑酒店引進香港;頭尾三十年,實為香港人對矜貴白露筍認識先鋒,巿場普及化的先驅,每年踏入四月,心底不禁響起訊號:今年白露筍何時抵港?Sabatini今春如何安排白露筍餐單?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