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是非——壁畫活化古老村

  不用說外邦人,港人能夠了解「新界」二字的源由,幾稀!

  不久前,有港島人愚昧得戚稱:過九龍?不如申請Visa去日本、台灣,距離差不多吧?元朗?荃灣?新界?算啦⋯⋯十萬八千里!這種香港老Seafood心態,等同今日不少新興小國、新上位都會,自以為是世界巔峰;井底之蛙,目空一切,還自覺有型。江主席說得好: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錦田壁畫村享盛名好幾年,自一七年由英國老字號多樂士油漆資助,郭燕銘老師帶動將古老鄧族千年前自北方南下,最先落腳的錦田其中幾條古村老巷,迅速改造成新界遊之重要打卡勝地,至近期,壁畫村魅力比錦田歷史文物徑名片「樹屋」的號召力有過之而無不及。

  去體驗壁畫村,竟遲至近月,不見猶自可,初見愛上了,隨後幾個星期,趁氣候未轉熱,幾乎每個周末都被朋友邀我作導遊,散步壁畫村,極速New Best Friend,樂此不疲。

  愛上錦田壁畫村,緣由如下:身為鄧族後人,對開山始祖座標錦田抱親切感。相對鄧族幾大村圍;錦田、屏山、廈村、粉嶺龍躍頭、大埔頭等,錦田位於大帽山盤地,背依港境至高靠山,面向元朗平原良田,錦田河匯合元朗河出海,氣勢宛若,佔地甚廣。

  深圳河對岸,上沙祖母黃氏,其堂姊嫁為錦田婦。自少隨長輩探親,熟悉水頭村、水尾村一圈古老宏偉多間祠堂、書室、吉慶圍,還有頗負盛名的「樹屋」。這是前因,近年新界發展迅速,吾村屏山過去不少田野變成車場、櫃場,無幾人為環境惡化說片言隻語。錦田避不過發展,卻有不少鄉人田土變作有機農莊、音樂農莊等。當其他鄉村外觀走向自毁,錦田跳出提升內涵的壁畫計劃,將吉慶圍、祠堂村、泰亨圍好些巷道畫上不同形式,不同風格壁畫,怡人迷人,Amazing。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