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是非——OMAKASE Old Money

  等位、期待,不下兩個多月,那夜終於來臨,久未如此心情等待;近乎後生歲月面臨體驗舊時麗晶酒店Plume、半島酒店Gaddi's、文華酒店 Le Pierrot⋯⋯

  近鄉情怯,戰戰兢兢;「舍利鮨」位於蓋建不久,設計順眼的元朗世宙中心。數十年前,原址為徙置七棟大廈,名為元朗新區,歷史應沒荃灣福來邨或大窩口久遠。小學死黨農場的家被火吞噬,被安置於此。信義會的社區中心亦設於此,曾上過一串結他課,老師是今天路德會會長戎子由博士。這地段,我熟。前奏在倒不盡的香檳中揭開序幕。隨著各式刺身、壽司、煮物、燒物配搭不同味道、不同口感、不同回甘的清酒;飲與食好不豐盛的一夜。不似不動聲色、一眼關七超專業食家,吾友Agnes Chee,守護美食疆土,要求精益求精,期盼食物水平不斷提升;她是天使,縱或苛刻,不能抹煞用心良苦,為食鬼因此獲得美食指引。我等食貨,入口不算不知龍與鳳,但求吃得稍為出色,喝得不需要過份招積;還有地方乾淨企理,燈光尤其頂上射燈照得人面細緻,音樂莫似Hard Rock Cafe⋯⋯師傅龍哥與Hugo看似年輕卻身手不凡,那夜不論吃與喝,量方面我都超越平常;對,那份回甘心情猶如真的回到九萬年前Plume、Gaddi's 與Le Pierrot。

  詢問老闆廖醫生,何得膽識在「新界」開設品質與價錢俱屬高尚水平OMAKASE?噢!這裏不單止新界,這裏是「元朗」。相同共識:元朗乃Old Money地域,不缺「肯」食老饗,一拍即合。

  對家鄉未算熟透通頂,廖醫生透露:同區還有另外四家收費相若,甚至更貴的和食OMAKASE,巿場未飽和,疫症期間縱使沒外來豪客,就本地人,一位難求;Waiting List閒閒哋兩、三個月。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