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是非——榴槤BB榴槤控

  國語說得斯文:控。

  本地說得傳神:精、榴槤精。

  標題棄用精,而用控,純粹讀來順溜。

  在下是個不折不扣的榴槤精,主控馬來西亞品種或類同類別;泰國金枕頭或青尼之類,難入法眼!

  馬、泰兩品種的味道、質感、迷人程度根本差天共地,兩回事。

  從收集開始;不論貴價黑刺、高山老樹貓山王還是價錢相宜未被「加持」獲賜名的山巴榴槤,馬拉方面如非熟透,「槤」熟蒂落跌落地的100%樹上熟,絕不進食。

  泰國則是摘下來,悶熟;是以品質參差,如非過熟出水兼發酵,便是未熟透人稱生蕃薯,某些地區的無良商人甚至以硫磺煙逼熟,不用吃,只需輕輕踫着,立即上火熱氣生茀滋。

  筆者多年經驗,每到榴槤大造季節,必飛檳城及吉隆坡一旁的彭亨州,上榴槤山大快朵頤熟透、從樹上跌下來,世上無雙的美味;數十年習慣,絕少上火。

  家中祖輩與「南洋」結緣,自童年開始;榴槤與榴槤糕的香氣,家中間或飄浮,老早習慣。

  成長後,那年往新加坡參加時裝活動,被邀前往新加坡電視台接受訪問,事後來自香港的節目總監李志中帶同遊逛唐人街牛車水,時值榴槤大造,簡直滿街滿巷,從街頭掃到街尾;不算太多,不同品種吃了七個。這之後每年必去,甚至不止一次。

  四年前,榴槤BB舉辦,香港首創:榴槤放題。

  Buffet形式,包括貓山王、D24、葫蘆等十多名種榴槤,讓參與者吃個高山流水。從此除了飛往新馬嚐鮮,亦會等候榴槤BB推出放題,吃餐勁。

  疫症期間,人不能飛,物依然流,剛剛參加了「榴槤BB嘉年華」,除了吃上為首的高山老樹貓山王,還有馬來榴槤頂級:黑刺。

  不然,跟榴槤BB訂貨,飛機運到直送府上,不出户,也解相思榴槤之苦。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