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21日 星期六
  • 26º
  • 77%
  • facebook
  • Weibo
  • RSS

講是非——非關風水謝絕參觀

  每每家鄉遇上麻煩事,顧家輝作曲、霑叔填詞、仙杜拉演唱TVB 一九八〇年電視劇《風雲》的歌聲悠然上心⋯⋯
  青山原是我身邊伴,伴着白雲在我前
  碧海是我心中樂,與我風裏度童年
  當初你面對山海約誓,此生相愛永不變
  想不到山海竟多變幻,再也不見舊時面
  是誰令青山也變,變了俗氣的嘴臉
  又是誰令碧海也變,變作俗流滔天
  六十年代末期,新界人口漸次膨脹,土地價值漸升,港英政府對新界的土地政策既不開明,對古跡更無護育,縱使一九七二年推出丁權並丁屋條例,首先得益者當然圍威喂特權階級,絕大部份鄉下人望丁權輕歎,丁屋只是遙遠的夢;一列一列明清古屋群移為平地再建粗劣三層村屋,以解決人口倍增帶來的住屋荒。
  從青磚瓦頂古建築,變作層數與房間數量增加的當年粗俗村屋;鄉村周邊還未至山河變色,對於人家實際居住境況下的取捨,我等旁人何權何德指指點點?
  至慘痛的一波又一波改變,始自走法律罅的灰色地帶,得以出現猶如變形金剛集散地的貨櫃場;配套的貨櫃車群激起沙塵滾滾將河溪山林田土壓個稀巴爛。再下來當然以解決巿民住屋之難,條條皆道理新發展區的出現;何止靠近,簡直直入原屬鄉界的濕地發展奇跡:天水圍!
  原來望不到邊良田阡陌與千百魚塘,迅速在九十年代淡入一棟棟高樓大廈公屋、居屋、私屋;放低河山巨變的沉痛,畢竟「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不爭的安民建設,瞬間數十萬人口得獲居所,配套各式鐵路並公共交通設施爬上了往昔悠悠山水,也方便了萬千居民;卻無平衡原來鄉村予以環境提升,不少角落雜亂無章,予人政府發展新界,一貫始亂終棄六個蓋冚十個樽的惡劣印象!
  以百計樓宇建成,交通配套也起碼完善,連最新北面都會及比天水圍更Gigantic的洪水橋發展方案也已出爐,周遭鄉村環境配套依然走極端,向下調整;在嚴重不尊重香港一級歷史文物「聚星樓」及重要歷史文物「達德公所」旁,不省半寸地強行建造臨時「光村」屋群!
  原居民人微言輕,抗議如何有效?
  除了將歷史文物徑上一眾文物建築關閉,別無他法;從來不關門的宗祠,也已架起謝絕參觀告示,不免叫人神傷。
  也有傳聞村民反對,源由破壞風水⋯⋯開玩笑;老早與風無關,「水」為大前提。是次「光村」事件,有關方面着實欺人太甚,村民只餘啞忍捱打份兒,毫無時空平衡!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