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21日 星期六
  • 26º
  • 80%
  • facebook
  • Weibo
  • RSS

講是非|圍頭

  少年時代感受被稱「圍頭」跡近:老土、落後、無知、牛屎飛⋯⋯對原居民數不清的污衊!
  近一、二十年,一朝醒來,絕大部份人連呢個Term都未搞清楚,被加罪名多一項:鄉黑!
  那種莫名其妙的恥辱在少年心裏不斷發酵,有幸來自家人的温馨充裕;對外憤憤不平,對內敬重有加,縱或少年到外面延續學業,多年後講着Chingelish搞錯當純正粵語,回到鄉下、家中,跟祖母、母親、鄰居,依然流利原鄉圍頭話。
  日轉星移,歲月教誨,稍長讀得長期務農佔據中國人口百分之九十五,至清朝末葉漸露頭角的「偉人」: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無一不是農村孩子,就是宋家三姊妹雖然美國名校惠斯里Alumni,父輩何嘗不是來自海南島農家?
  吾家祖堂,祖父長兄上世紀二十年代下南洋行醫吉隆坡同善醫院,祖父堂兄清末哈佛完成醫學,出任北京協和醫院還入過紫禁城為慈禧診症,五品御醫。家中祖上有明訓:女子必須上課。家中女輩自幼讀書不在話下,凡自少訂聘婚盟之未入門未來媳婦需知書識字,祖母曾帶輕微驕傲:自五歲入學堂唸書至十八歲出嫁⋯⋯我那手字啊,比你祖父還要秀氣。
  一九四九年為界,香港當年人口文盲者佔絕大多數,奇怪身處地域有異,即讓他們無限發酵,自我感覺良好無邊!猶如旅居海外歲月,目不識丁牛佬有賴生下來的皮膚白色素,對黑、棕、黃膚色世人永恆帶着與生俱來的傲慢與偏見。
  近期為拍攝香港電台節目:《吓,咩嘢話》,在一眾客家、潮汕、閩南、江浙⋯⋯等本地經常聽到的方言之中,新界除了客家,便是圍頭原居民,及深圳河以北,皇崗、福田、上下沙等等相同,所操「圍頭話」(跟東莞、尤其石龍話相通)亦為其中,成為節目內容一部份。
  作為「圍頭話」方面的代言人,於節目中重新操練自祖父母、父母離世後已漸生疏的鄉音。(未完、待續)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