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是非|回味圍頭手粉

「白玉方糕」這名字是大姐後來告知,並提及「雲片糕」亦為同一物事,上海南貨店出售品種加入既具嚼勁,又添乾果油香的合桃仁;上環老牌名店「陳意齋」老日子裏發售的雲片糕,加入淮山粉及燕窩碎滋養嬰幼兒醒胃吃用,至為名貴。

童年回憶的雲片糕,只是啖啖無甚味道麵粉,敬而遠之。

直至乘坐直通車往返粵港那些年,個多兩個鐘車程的車廂內,服務員不斷喊售各式地方色彩特產;祖母在世,為討好老人家,就買兩樣:蜜餞柚皮及雲片糕。
  以為雲片糕並非自己杯茶,直通車上偶然嚐過,許是歲月積累梳理,曉得感受平淡中慢嚼的滋味,每次買下幾盒廣州土產贈祖母也惠及自己口舌。

重點重提白玉方糕,曾於上海老區及蘇州里弄見到農婦置地攤發售,引起無邊憶舊,那賣相跟我們童年祖母及母親所弄極其相似;春秋二祭,七月盂蘭,村中幾乎家家戶戶必蒸弄拜神,也讓家中老嫩大快朵頤。母親手巧,廚藝遠近有點名氣,單單一般地豆(花生)餡料怎能滿足?着我們姊弟人人一手執半個老椰子,一手荷蘭水蓋,刮起絲絲縷縷椰肉,曬半乾加入芝麻,並地豆餡,造成別家少有兩種口味的手粉,自灶頭大鑊蒸熟,熱騰騰咬下,又甜又軟永世難忘⋯⋯那時不過童年為食鬼;時至外面上過課回家工作,已近母親將部份手工小吃收爐,吃過幾巡手粉,往後只造茶果、清明仔、油角、煎堆。製作手粉的大木格盤及炒米餅的餅印餅槌漸次殘破消失⋯⋯母親離世十年多,連煎堆油角都從家中廚房淡出,對慢嚼細味猶如回望往昔的平淡手粉思念更甚!為港台拍攝《吓,咩嘢話》之<圍頭話>部份,與同為元朗原居民,同宗錦田永隆圍姊妹、粵劇名伶衛駿輝拍檔主持,一起前往新田鄉州頭村拜訪「圍村傳統文化之家」主人鄭先生及其夫人、文氏原居民嬌姐,如獲至寶拍下碩果僅存的古董大灶並一應舊時廚房諸物。

Happy Ending:嬌姐以極其幼細手藝,時空交錯般製作猶如「劫後重逢」的手粉;那餓啊⋯⋯並非粒米未進一整個上午,而是前半生祖母及母親廚藝的思憶!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