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6%
  • 2022年8月8日 星期一

鄧達智 - Radical Chic意大利元素|講是非

首度涼菜:西西里島Mazara del Vallo地中海紅蝦、魷魚墨汁、Piello Nano青豆蓉、西西里島檸檬汁⋯⋯最基本意菜元素,光明列桌,落地大窗外,從ICC 101層新派意大利菜館Radical Chic外望,海面四月猶如金黃麥浪,一種西班牙、希臘及意大利等國度冬季以外常感到空氣浮盪着爽、脆,甚至睡意懶洋洋⋯⋯移形換影,這裏是香港,六度以意大利傳統元素,化作創新菜式,喚醒意大利食制莫失莫忘。

新鮮紅蝦剝殼置口腔,如閣下舌頭靈敏,定感到神經仍活躍的跳動,味蕾瞬間被海中鮮的甜香征服,仍帶點嚼勁的綿綿肉質,將日本牡丹蝦拋離。如此紅蝦經驗,發生在西西里島首府Palermo巿中心海岸的沙灘大排檔,他們會將墨魚墨汁弄Linguine Nero黑麵;而這份墨汁緣份將時光倒流,回去我在倫敦上課更早的歲月。

每天下課後,沿Bond Street奔跑至白金漢宮前The Mall旁的ICA上班,才工作一年多,讓我交上好幾位朋友群絡,尤其意法兩國年輕人,造就幾年之內長周末在巴黎過,暑假、春假在翡冷翠度過;先認識Angelo,再介紹我予在翡冷翠大學一起唸建築的Andrea,還有住在Boboli皇宮花園背後,群山之頂大宅園的俄國貴族後裔Peter。寄住於Andrea家位於D’Uomo大主教堂背後Borgo Pinti數百年家族大宅小閣樓,或Peter家可遠眺整個翡冷翠及圍繞群山的塔頂小套房,成了回望往昔原來並非人人得享等同福氣的常態。

差不多同期,在ICA認識了來自翡冷翠西北外圍Prato另一位Andrea,是倫敦幾年交誼最深厚的其中一位摯友;惜筆者回港工作沒幾年,Prato的Andrea卻因病離世。透過我的關係,兩位Andrea先相識繼而熟稔。那年復活節春假,放棄例常飛往以色列,選擇回有家暖感覺翡冷翠,Andrea及Peter的家輪流寄住,兩位Andrea陪伴至密,開小車或一起駕駛綿羊仔電單車,悠揚遊走Toscana。是他們領我遊覽當年遊客稀疏的高塔之城San Gimignano,是他們帶我去西岸河海交界,魚米及航運物流中心Livorno水邊老夫婦掌廚小店,吃人生首次墨汁黑飯Risotto Nero及北歐電影Wild Strawberry見過聽過,從未嚐過香氣撲鼻野生草莓造成脆不可擋的脆撻。半生浮過,墨魚汁黑飯魚鮮之香並野生草莓泥土之香,永不退減。

眼前桌上前菜,來自意北Bergamo大廚Andrea Zamboni,展示幾筆簡潔,片刻讓我神遊時空回到以為久遠;事實心之距離無偏差之意大利人面、食事、風景!(上)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