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達智 - 出新書|講是非

遲遲交不出稿,本年七月書展之前須出版新書!

原因?應出書兩冊,一冊講父母雙方家族史,故事流傳甚少,只能以族譜為骨幹,傳聞作枝葉,花呢?果呢?父親這邊還好,起碼三十代人,自北宋年間在元朗平原定居、繁衍,搜羅故事,動身比較容易。母親那邊,半點不容易!從推理小說體系出發集合繁花或殘花,終結以Semi-Fictional形式為果實。

另一冊書比較簡單,從自己少年時期開始,走過數不盡旅程之中,挑選印象比較深刻的章節匯萃成書。

頭一冊始,內心多年願望,二○二○年出版雙冊《衣路歷情》並《Throwback》之前,心底漣漪泛漾,無奈母親當時已離世,兩位旅居荷蘭的舅舅在她之前早走一步;楊氏一族曾去過南美洲厄瓜多爾,跟留當地的親友曾經聯繫者所餘無幾,自己跟他們不熟悉之外,也已耆耄。得幸認識母親遠房堂弟,獲楊氏移居香港新界坳頭前後的族譜,感恩不盡,不然,連外曾祖父的名字也難求證!

沒想過疫情如此纏綿,兩年未散,本來再走一轉超過一個半世紀之前,華人首先踏足的秘魯及楊氏一族支系延伸的厄瓜多爾,搜集多一些資料,落筆肯定踏實;實情無用細品,去地球另一邊的南美?哈,深圳、澳門、大灣區,都去不了!想不到上述的瘤結,竟阻塞了思路,將落筆計劃迷懵失方向;阻撓何止原冊?連副冊都提不起精神編輯!

疫情讓我在第三波中招。讓我出書計劃受影響,阻礙進程,好不無奈!重頭戲壓後,讓小品先出場,不是比較可接受的方案?跟編輯的交代何曾不如是想?得了共識,資料及文字都是現成的,何必扭捏糾纏遲遲不着手推趕進程?

不少染疫者宣佈出現林林總總的後遺症,在下基本上未能分享共鳴,一連串的後遺現象沒幾樣跟自己配對;如果有,就是提不起勁——懶!

懶到甚麼程度?過去每逢出書,內容未編好,內臟先翻騰一片心花怒放,將不同書名細味,單單命名活樂忙亂好幾天,這次不行,連書名結構都提不起勁落實,每天晨起首宗物事乾着急!先將照片定向,再編文字?先搜集文字方向,再配合圖片?糾纏了好些日月星辰,強迫自己將文字搜集,編輯,爾後選擇圖片吧;文字就算選好,斟酌改字、重組句子、刪減去留爾後,需同事將文字重整打出,已一頭煙!幾天埋頭苦幹,眉目漸現;編輯啊編輯,五一勞動節後,必定完工,煩請隨後多費神費心!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