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達智 - 戀戀日惹|講是非

Dee姐姐度過了日出至日落禁飲、禁食Ramadan齋戒月,迎來穆斯林Eid Mubarak,南洋一圈回教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新年。那天特意提早出門,餘出樓下開放式廚房及飯廳,讓她招呼同鄉姐姐們在新年有地方一起煮弄家鄉小吃,暢談歡唱一天。

每年來到這一天,必備利是(不用紅包,回教吉利顏色為綠,香港不易找,替代以金色利是封)於早上贈予。一再讓她邀請附近同鄉姐姐利用我們家作新年聚會,一貫敬謝不納,疫情以來,連公園、海灘聚會都拒絕,他們是比較守禮守規矩的一群。

今年三番四次提出邀請,終於欣然接受,除了作東負責食材及飲料,出門前封好多利是,讓她分贈同鄉⋯⋯晚上回家,派對剛散,見阿Dee滿面笑容,心下舒服;自己曾離鄉別井多年,家外之家的重要性最深刻不過。服務我們家十四年,基本上見她比見四散於海外的家人還要多。

Dee來自爪哇島萬隆Surabaya,筆者曾多次遊歷印尼首都雅加達及中部日惹Yogyakarta,也及峇里島,心懷蘇門答臘Sumatra;許是小學課文三寶太監鄭和七次下西洋途經此間,留下印象,對曾遊的日惹與峇里島海港鎮Singaraja特別入心。

回教氣氛濃厚Singaraja在印度教及佛教為主峇里島一隅,突顯一份悠然安靜,尤其日落晚禱時份,清真寺高塔傳來朗誦聲響於空氣間浮蕩。

遠離高速發展的首都雅加達,爪哇島中部日惹曾亦地位重要;那年首次到來純因世界奇觀之一,建於八世紀,巨形佛塔婆羅浮屠Candi Borobudur。

到埗,滿目巿井興旺,小街清靜,綠樹環繞。待至晨曦,拉開酒店背後房間落地窗簾,開門見山,整個Merapi火山在輕描淡寫雲彩圍繞呈現眼前,印象此後牢不可破,想起日惹想起火山。此間好些建築外表雖非宏偉,然而寬敞明亮皇宮舊宅,襯托長者堅守衣冠整齊傳統服飾;筆者至心儀的流動風景。

懷念街頭小食香綿巴東牛腦,還有離別那天;不設玻璃落地窗,開放式小機場吐納從遠處印度洋及近處望不到邊富饒稻田吹過來的薰風;時光荏苒,歲月悠悠,戀戀日惹地緣永不磨滅。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