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6%
  • 2022年8月8日 星期一

鄧達智 - 耶利哥鳳凰木|講是非

一輪衝鋒,香港花季自前一年年底大棠郊野公園的「楓葉」開始(此楓不同彼楓,香港土地酸鹼度及氣候,種不出加拿大國旗五指葉的楓樹,形態細小的日本楓葉勉強可種,也非至佳,港人是識花者,疫情下,出門難,唯有行山觀鳥賞花。

從香楓、百花爭艷的年花、漫山遍野本地原產吊鐘花、山澗蘭花、宮粉羊蹄甲,到外來物種卻於本地種出一番精彩。

若閣下認識九十年代之前的淺水灣,當不會錯過從司徒拔道翻山經淺水灣道下來,還是穿過香港仔隧道沿香島道過來,五月初伴着海浴季節,樹幹粗壯的鳳凰木,夾道歡迎盛放如火鳳凰花,灼熱的震撼感動過觀世以冷眼的年輕張愛玲;稍為讀過祖師奶奶文字的眾生,不應忽略她前半生摯友炎櫻(波斯華裔混血兒,原名Fatima),以北國落櫻自憐張愛玲,從上海南下港大上課,首次見染紅天際的鳳凰木盛放,深受震撼,自告奮勇為好友改個中文名「炎櫻」,雙「櫻」並立,粉飾一角她的青葱歲月。

那是倫敦唸設計學院首年,原本復活節春假安排探望翡冷翠唸建築的Angelo;臨時改變,探望耶路撒冷唸平面設計及美術的 David。訂了比英航廉宜的以色列航空,對猶太人歷史一知半解並對宗教幾乎一無所知下,逾越節當日黃昏飛抵台拉維夫。簡而言之,一段神奇旅程,青春眼界得以擴展。難忘的段落,包括閒逛死海北面,西方歷史記錄最早,一萬多年前已出現的城市耶利哥(Jericho),埃及女皇Cleopatra度假行宮。

從高原古城耶路撒冷出發,抵達低於海平線二百五十八米,滿佈綠田園、果園,樹蔭下清涼,休戰片刻的安靜樂土。下巴士,向巿中心前行,四月中旬鳳凰木花球未盛放,但前一年把種子包好的天然長條盒子,卻掉滿半條鄉村路;隨手拾起一枝,輕輕搖晃,裏邊種子沙沙作響,眼淚不經意落下⋯⋯眼前樹影景物,跟老家村子,尤其往昔多為曾祖父田地產業,原本以果園為主的唐人新村至為相似。金黃枇杷果的香氣,鳳凰木種子盒的聲響敲打,催促遊子心湖反響;加拿大高中、大學讀完,倫敦攻讀第二個學位,從未浮現歸家意念;耶利哥的鳳凰木寄語:回家,未嘗不是一個選擇!至今,老家一角,仍存放着當年那個鳳凰種子盒。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