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8º
  • 73%
  • 2022年9月25日 星期日

鄧達智 - 夏至|講是非

下筆時,六月二十一日,夏至,年中至長一日;相對年中至短一日,冬至,十二月二十一或二十二日,一些國家都隆重慶祝的節日:光明節Hanukkah。上午十點左右,喝過咖啡,坐書桌旁準備工作;直至中午半筆未畫,半字難書!

原欲撰稿題目跟「夏至」於我含義相去太遠,原意收藏的心情未得轉輕,呆坐兩小時,決定像過去二十九年今天的心神依歸重點:三姐桂潔。明年二○二三,桂姐離世整三十年,過萬日夜,無盡思念;如非當年一雙未過十歲,一個八歲一個九歲甥女各自成為兩子女母親,不覺時光流逝⋯⋯夜未央倫敦,Guy’s醫院病房充滿北國夏至,凌晨滲入柔和陽光。窗外明媚,擲石之遙泰晤士河浮光泛影,鳥鳴唱頌;城西肯盛頓宮,剛醒來?還是徹夜難眠?戴安娜皇妃,正為大皇子威廉夏至的生日準備少年派對?還是煩惱「三人太迫」的婚姻輾轉反側!?

前一天自香港飛抵,直奔醫院,見桂姐躺在病牀上,一動不動,手執愛妻雙手坐牀沿姐夫上前迎接:「自數天前給你打過電話通過話,你姐陷入休克,想她仍存一口氣,留待見你⋯⋯」從被英國醫療系統由普遍經驗不足家庭醫生斷症,決定,才通行予專料醫生治療,不少病人被誤判、延誤醫治,因而失救,近年被英國民眾不斷指責,抗議始得稍稍改善。桂姐先被庸醫誤診為胃潰瘍凡兩、三年,偶然被醫生朋友斷症胃癌,總共折磨長達逾六年;某程度我們無奈接受現實,悲從中來。

留在醫院,時差弄至昏沉整夜,只記得扶持兄長家務及兩名年幼侄女而停薪留職的姐夫親妹,暗燈下不斷為她嫂嫂以精油按摩手腳;西方人不一定家族親情稀疏,NEVIN家上下與我姐關係親厚。
  Terry回去照顧侄女們返學,姐夫前來醫院看望愛妻,中間空隙我已清醒,見桂姐面部及嘴唇皮膚乾燥,水濕小毛巾為她清理,姐夫說得對:你姐留下一口氣,只為見你最後一面⋯⋯從張開眼皮,調校眼球位置,瞳孔收縮至我們四目相投猶如經歷整個世紀;「油盡燈枯」、「天長地久」八個字烙下深刻印記,我姐已無力拋出一言半語,使勁用力至雙腳敲打牀褥,整個身體幾乎彈起;無奈無力留下最後一言半語。最後一刻,並無呼天搶地驚動醫護人員,就讓自小守望相助我們倆,安靜度過二人手握手的最後時光。

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一日,夏至,清晨,倫敦!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