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達智 - 饑饉何止三十|講是非

曾經大腸癌,雖然手術過後的三年按時嚴格檢測及口服化療藥,為我施手術的郭寶賢醫生及Oncologist岑信棠教授告知過程很成功,好幾年不用再回去覆診⋯⋯不放心,每隔一年多至兩年,必然照一次胃及腸內窺鏡;不以防萬一!曾亦發現過腸道息肉及胃內幽門螺旋菌,小心防範切莫掉以輕心。

疫情影響,距離上次檢測超過兩年。兩周前,又回到司徒拔道港安醫院進行腸胃內窺鏡檢測。曾經手術將發現腫瘤乙結腸的一部份切除,自始神經受影響也及腸道蠕動,用上頗長兼勞累的食療試驗,才找出幫助排泄洩系統具輔導功能的食物及飲料。照內窺鏡前,人家只需一兩天禁食含纖維食物,然後服用醫生配備瀉劑,即可將腸胃打掃乾淨,方便窺探。正面直視自己排泄功能不似平常,提早起碼五天減吃及戒食纖維(生果菜蔬之外,米飯或大家以為清清地嘅白粥,同樣飽含纖維)聽聞好友自從年初進行辟谷斷食,對身體產生勁爆優良效果,乘機以身作則,力行近三天,成功進行超過六十小時斷食,以令腸胃接近百分百乾淨,才進行內窺鏡檢查。六年前終於實行夢想凡三十年,聽來頗艱辛的「聖雅各朝聖之路」(Camino de Santiago)「法國路線」長達近900公里的第二部份;自法國西南部開始步行,跨越法國與西班牙之間第一高峰庇利牛斯山,進入西班牙東北部巴斯克地區,沿西班牙北部一直行到面朝大西洋Santiago de Compostela。是否如其他人形容或一般作者筆下般艱辛?又是否如一般教徒般神奇,到達聖地,進入世上第三大教堂,即被感召,跪地痛哭流淚不止?

在下並未獲得如此戲劇性感受,反而悟出另外一套行走九百公里長路的見解;重點:放下如臨大敵、拒信過份矯飾吹噓路途如何艱辛的描繪。當作平常遠足到大浪西灣並宿營便好,裝備愈輕便、愈簡約,莫道聽途說揹上十多二十公斤裝備,未行完,已經累死!這條路線被朝聖群眾行了數百年,沿途設施成熟充裕,裝備隨時隨需要才添置,毋須多帶無謂物事。起程三天後立即發現竅門,邊行邊扔,只留輕巧衣物牙膏牙刷Aloe Vera Gel及潤膚「金花油」。每天吃過充實早餐,雙手持走路雙杖上路,沿途除了清水與咖啡,其餘禁吃,每天平均走路四十五至六十公里,比一般人的二十五至三十公里多了一倍,最後需時比一般減省了十多天(一般三十天)。結果;體重減去至少十公斤以上,至難減肉的小腿,只餘精肉與青筋,感受不是神召,而是斷食與運動對身體狀態的效果功能。

兩星期過去,家陣再次體驗七十二小時的斷食;並朝向吾友分好幾個月,每月一次維期一周辟谷斷食,將身高一米八三的體重減去超過二十公斤,腰圍從三十九吋減到三十三吋的奇妙旅程進發。
鄧達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