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做天王——DSE與教師息息相關

  與全球教師薪酬比較,香港教師待遇甚為優厚,入職點為十五點,月薪為三萬一千七百五十元,但為甚麼但凡有民調,香港老師似乎長期處於「不開心」狀態?除了是因為行政工作過大而帶來壓力外,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前景。

  出生率下降、縮班、殺校陰霾似遠還近,雖然可以暫時用小班教學來解決,但香港教師出路仍然比護士、會計師、測量師、藥劑師等專業狹窄得多,更加難以與律師、醫生等相提並論。

  但踏上教師專業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先不論讀完大學學士之後,要考入學位教師教育文憑(PGDE)的難度及語文能力評核(LPAT)的合格率。披荊斬棘好不容易完成受訓,但找不到完整教席的例子比比皆是。

  常額教師席不足,入職難、轉職難、升職更加難上加難。大批高學歷準教師,縱然有碩士、博士資歷,肯「屈就」先做教學助理,要轉做正式教師也是望穿秋水。如此光景,縱使有志從事教育專業的年輕人空有一腔熱誠,恐怕也會望而卻步,更加不必期望教育,可以與其他行業爭人才。難怪過去公開考試放榜訪問狀元,有幾多人的志願是當老師?回想小學作文時,很多小朋友會寫「我的志願是當一位教師」。然而十幾年過去了,是甚麼令他們漸行漸遠?

  試想想如果DSE國際化後,世界上有甚麼地方比香港更有資格輸出專業老師任教DSE?當香港老師的出路不僅限於香港時,自然可以吸引更多人才入行,入職薪金自然也不是唯一考量。

  東南亞有很多新興經濟體如越南、印尼、柬埔寨都沒有自己的公開考試,國內生產總值(GDP)極速增長下,家長都想送子女出國留學。正如之前說過國際文憑課程(IB)並不適合所有學生,而且費用高昂之餘,專題式學習題(project-based learning)性質更難廣泛推廣。如果DSE國際化,可以為這些地方的學生在普通教育文憑(GCE)、美國學術能力評估測試(SAT)等公開考試中,提供多一個雙語考試選擇。

精英匯集團主席

梁賀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