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做天王——為甚麼不全民IB?(下)

  有人提出政府補貼香港學生讀IB,先不論可能性,只看是否真的對學生有利。

  很多家長想減輕孩子壓力,千方百計想把學生擠進國際學校或直資學校去讀IB,又眼見國際學校的小孩子活潑可愛,不但英文流利,而且幾乎對天文地理任何議題,都可以侃侃而談。但他們見不到的是,自小在直資學校輕鬆慣的學生,升上第八班第九班之後,為搶入IB班也要面對突如其來的壓力;也見不到讀IB也要面對廣而深的全方位訓練,而且評核幾乎天天都在進行。

  在一篇又一篇的功課,一項又一項的報告,一次又一次自費四處飛做義工、在婆羅乃交流、去柬埔寨教英文、出席各地不同論壇的背後,都可能是家人時間、心機、金錢及人脈資源的直接或間接配合及支持,而這些眼界與能力培養,還不是從十二班才開始,必須長期投入心機與時間,然而這一切並不是由政府補貼學費,就可以扶持上去的事。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學生如果年紀輕輕就可以周遊列國,體驗不同文化的生活,一定會比沒有這些經歷的學生優勝,還未算寫報告、做功課時可以請多少高手來輔助。直接來說,富孩子在IB所佔的優勢,遠比其他考核方法更為顯著。大家也不要以為IB學生不必補習,只是相關費用比DSE高昂何止十倍!

  DSE是一個公開考試,學生走入試場憑一己之力考獲佳績的例子比比皆是。縱然可以補習助長進步,畢竟也要孩子自己孤身執筆赴試。公開考試分高下,是目前最公平的大學取錄制度,沒有之一。如在香港廣泛推廣IB,家庭背景的懸殊所做成的不公,遠遠比DSE嚴重。

基層家

庭學生想靠IB逆襲?難!比DSE更難!

精英匯集團主席

梁賀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