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做天王——失去了的共同回憶

  香港教育界十多年前吹起國際風,中產以上對此趨之若鶩。上世紀我們見到的,無論是超級巨富家族或是書香世家,大家都會把孩子送到平民百姓的學校裏。當中包括早前寫過的香港私立學校,也包括傳統名校,例如何柱國、王賢誌、劉家傑都是拔萃男書院校友;高永文、張五常、袁國勇、陳葒、謝振中、沈旭暉都是皇仁書院校友;房祖名、黃宏發、舒琪、石鏡泉就是出身於華仁書院;陳百里、曾俊華、史泰祖、告東尼都是出身於喇沙書院;陳方安生、梁愛詩、歐鎧淳就是嘉諾撒聖心書院校友。

  黃錢其濂、鄭汝樺、麥明詩、王迪詩都是出身於拔萃女書院;劉健儀、龔如心、陳美玲就是瑪利諾修院學校校友;范徐麗泰、葉劉淑儀、俞琤都是出身於聖士提反女子中學;張小嫻、李碧華、林燕妮就是香港真光中學校友。

  換言之,縱然是尋常百姓,坐在你鄰近的小學、中學同學隨隨便便就是名門之後,或爸爸就是超級富豪,將來可能就是政府要員或者家族承繼人。可是時至今日,以上所有頂級本地名校的著名校友,十之八九他們的下一代,都走往國際學校。這股風氣香港吹得盛,內地尤甚,單就大灣區而言,英國進駐的私立學校多不勝數,其中以哈羅公學最為進取,單計深圳已有三所校舍;耀中與耀華等香港品牌也遍佈全國。

  中學教育趨向國際化是勢不可當,然而是好是壞,現在言之尚早,不可否認的是,社會上中下階層在小學、中學階段的深度溝通互動交流是中斷了。尤其是在升大學的過程中,同學之間的同甘共苦、互通消息、在考場外齊齊大笑或者同聲一哭、在放榜日的感動一刻,這些無分階級的年輕人共同回憶,取而代之的,可能就只有線上遊戲的虛擬得失榮辱而已。

精英匯集團主席

梁賀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