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做天王——校友的重要性

  每年都有朋友、學生或家長與我分享關於選大學的問題,有次我們談到了University of Bristol(布里斯托大學),有學生想入該校法律學院。旁邊的牛津學霸朋友伸了個懶腰,故意冷冷的不可一世,半開玩笑的說:「這大學雖然在羅素大學聯盟(Russell Group)排二十幾,理科還可以,法律、文科及商科就一般啦!」我也立即半開玩笑式的回應:「可是前港大校長Peter Mathieson(馬斐森)曾任這間大學的醫科及牙科學院院長啊!」一間大學的排名年年有變,但知名校友、前院長及校長不會改變,而且代表性比排名可能更重要。

  能數出世界五十強大學的有幾多人?就是長春藤盟校,大部份人也只記得哈佛、耶魯;能說出哥倫比亞、普林斯頓已經很不錯了;Brown University(布朗大學) 、Cornell University(康乃爾大學)、Dartmouth College(達特茅斯學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賓夕凡尼亞大學),有多少人知道他們的中文譯名?在香港和內地,甚至英美,能把八所藤校一一數出來的人並不多。

  畢業於康乃爾大學的朋友感慨說:「寒窗十年考入名校,回到香港找工作,面試的人過半無動於衷或一臉狐疑。」可是University of Warwick(華威大學)就很不同,當然華威是好學校,而且排名穩居英國前十,但世界排名不及賓夕凡尼亞及康乃爾大學。但有陶傑這位校友,在香港知名度就不一樣了。至於布朗、達特茅斯甚至普林斯頓大學也是同一個原因,而被迫「低調」起來。

  當然你可以自我安慰說:「一般香港人困於彈丸之地,眼光不夠國際也是可以理解啊!」這當然不可否定,可是當學生打算回港發展時,要面對的又有多少個人有國際視野呢?與其說自己的大學排名幾多位,倒不如可以說出幾位具代表性的人名,更容易令人另眼相看吧!比如說你畢業於University of the West of England(西英格蘭大學),大家可能不甚了解,但你說:「我是梁振英校友。」感覺很不一樣吧?

精英匯集團主席

梁賀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