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做天王——大學排名如浮雲

  每年總有些成績表公佈,令全球的記者及相關人士忙一陣子。電影界有奧斯卡金像獎(The Oscars);學者、科學家有諾貝爾獎(Nobel Prize);而兩個多星期前Quacquarelli Symonds(Q.S.)發佈二○二一年世界各國大學學科排名。除非排名急升或急跌,一般情況下大學校長不會出來解畫,最急於跑出前台評論的,除了是天職搶先報道的記者外,其實往往就是海外升學輔導及中介機構。

之前我曾經寫文章講過,校友比排名更重要,因為排名年年變,重量級校友只會增加是不會改變;但比校友更重要的,其實是適不適合自己。沒有最好大學,每一位學生都應該尋找最適合自己的學校。以排名去衡量一所大學成敗的年代已經逐漸過去。

有跌出世界排名前二百位的常春藤盟校Dartmouth College(達特茅斯學院),也有大學校長高調宣佈不會因追逐Q.S.或其他機構排名而賣命。除了Q.S.,各不同機構都有各自不同準則,所以理所當然會得出不同的排名結果,他們考慮的因素有學術聲譽、學生的就業能力、僱主聲譽、學術成就、論文的發表、論文引述次數、學生及教師的多樣性、國際生比例,也有考慮到全球學生申請入學數字及取錄比例等。

有哈佛教授曾經對我說:「這些招生官全世界到處飛,向根本不可能被取錄的學生宣講,像足了交際花,向所有男人拋媚眼,但最後只會投進有錢人的懷抱,就是要令所有男人心癢癢,好令自己升價。」在場的朋友人人笑出眼淚來,罵他說話刻薄,但卻也暗暗歎句無奈。多少學生去聽完這些講座,以為自己半隻腳踏進世界名校,但不知不覺間成為大學排名遊戲中芸芸點綴品中一朵小花、一根小草,甚至一粒小石春。

我最欣賞一位學生家長對我說的真心剖白:「大學排名與我何干?孩子每次回家都開開心心訴說校園裏的種種,在我心中這學校就是第一名。」

精英匯集團主席

梁賀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