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做天王——國際教育新局面

  筆者上期曾探討香港教育工作者或企業,在大灣區發展的無限機遇,其實這種機遇何止局限於大灣區?內地家長對國際教育趨之若鶩,香港絕對可以在這方面擔當重要角色。根據教育部統計數據,二○一九年中國出國留學人數超過七十萬。由二○一六至二○一九年合共超過二百五十萬人,與以前最大的不同是,在這二百五十萬人中,回國人數佔近百分之八十,即超過二百萬人。這個數字顯示兩點:第一,中美關係緊張對中國學生赴美升學影響,在二○一九年未見顯著;第二,現時留學生傾向回流內地發展,不像以前大部份希望留在海外長期定居。二○二○年因疫情之下,海外生回流內地數字更有明顯增長。

  以前中國家長如果經濟能力許可,希望子女接受國際教育,那時模式是:要他們一口流利英語說得如外國人一樣地道,有些巴不得說中文也帶點英文腔才顯得洋氣,所謂國際教育就等於西方教育。現在家長心中的理想是:孩子最好能中文與英語都達母語水平;假如這個要求太高,取捨之下就是希望子女首先要把中文學好,外語也要能應付學習及生活需要,見過點世面也要有點世界觀,國際教育如果沒有華語及中華文化的成份,就變得不夠全面。

  隨著中美關係在拜登當選後未見重大改善,世界疫情反覆之際,中國留學生逐漸把目標由美國,分散到英國、加拿大,甚至日本、韓國、新加坡等亞洲國家,當中以英國最受追捧。香港的教育制度及考試制度,主權回歸之後經歷多次改革,但仍然帶有濃厚的英聯邦國家味道。香港的教育工作者及相關企業宜把握好先天雙語優勢,以及對海外機構接洽的經驗,加快對內地的國際教育市場多加了解,謀定而後動。

精英匯集團主席

梁賀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