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做天王——隔離日子

  疫情期間筆者為公事走訪幾個城市,亦經歷過不同的隔離。隔離生活不算太難過,這些經歷其實十分珍貴。回想當年長輩經常在我們面前說香港的老故事:一九六三年的旱災,四日供水一次;六七暴動時的「同胞勿近」。這些都經常在電視重溫新聞片段中見到,也在老人家口中經常聽到。以前有人說現在這一代的人就是太幸福,沒有甚麼值得回憶的經歴,所以日子過得蒼白平淡。這兩年多以來種種歷練,令大家都有了「資格」,將來垂垂老矣可以坐在安樂椅上跟兒孫閒話家常時大談「想當年」的故事。

  隔離的英文是「quarantine」,來自法文的「quarante」,即是四十。十四世紀時的黑死病令歐洲少了近一半人口,當時群醫束手無策,唯有以隔離方法以切斷病毒的迅速傳播。初時隔離三十天,後來發現不夠,於是增至四十天。「Quarantine」一字就是由四十演變而來。

  本來我們都以為現今醫學昌明,人類可以應付很多流行病的蔓延。新冠疫情是中世紀以來、黑死病之後,影響人類最嚴重的疫症。大家恍然大悟,幾百年過去了,人類在面對疫症前原來都一般軟弱無力,應付的方法也大同小異,離不開隔離切斷病源,所差異者只是由「quarante」(四十)變成「quatorze」(十四)而已。

  最近科學家發現病毒變種,有些地方、有些情況,隔離日子由十四日增至二十一日。但願現在的疫苗有效,更希望在各國共同努力下,疫情早日受控,不要受「quarante」這字的詛咒,變成愈來愈長的檢疫期。這一代的「想當年」故事已經夠豐富了,教訓也真的夠深刻了。

  隔離當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不過如果必須要經歷的還是要經歷,能苦中作樂,趁機練習一下獨處的能耐,也是提高心理質素的機會。十四日也好,二十一日也好,只要能用「回港易」,回港後可以馬上回家,這已經算是香港人的「福利」。

精英匯集團主席

梁賀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