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做天王——生意還能做下去嗎?

  上周五幾隻在港上市的重磅內地教育股都以五十二周低位收市,原因就是內地政府對中、小學培訓的規管力度比預期中強,除了加強老師資格審核、禁止補習機構作誇大失實宣傳、全面停止官校與私營機構合作牟利之外,還有預期之外的設立專門監管培訓機構的「教育培訓監管司」;可能禁止學生於假日及寒暑兩假期間補習;最新的一招就是在校內提供義務功課輔導等。有人估計這一系列的措施,會令現時規模達九千多億元的民間教育培訓行業,每年收入減少七至八成。

  簡單來說,就是想學生在更輕鬆的環境下完成小學、中學階段,不想過份催谷之餘,更不想教育機構忘記辦學的初衷。國家政策鼓勵生育,必然要把育兒成本降低,如果人人都靠外力催谷,學習成本就會增加。人人望子成龍,要求催谷的往往是家長,但家長難管,唯有管服務提供者。

  那麼一系列的措施對香港私營教育機構有無影響呢?香港的教育跟內地存在的不同,香港的義務教育涵蓋中小學十二年,之後除了八間大學提供UGC資助學位,之外還有副學士課程,升讀學士比率超過九成。相比內地而言,升大學的壓力實在不可相提並論。

  其實香港對私營機構受到的監管更猛,例如只許收取一個月學費,可算是全世界獨有。看來內地還不是想把這個行業一棍打死,因為只要把這個收費模式也收緊起來,基本上也再難行下去。在這局限下,香港的教育企業已經有了免疫力,這樣也可以存活,也就是百毒不侵了。只是應變也是永遠生存之道,例如DSE的主科改革、英文科各公開考試的變化、移民潮的再現都是大家必須要把握化危為機。所謂花無百日紅,所以你要種不同的花呀!

精英匯集團主席

梁賀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