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做天王——港教育要「雙減」嗎?

  《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就是傳媒所謂的「雙減」方案一出,多隻在美國及香港上市的教育股應聲下跌,有些市值突然蒸發達九成半。因為政策的震撼度實在遠超市場預期,而且並不是人人看得懂文件詳細內容,所以有些不太有直接牽連的教育股,甚至教育類的中概股也受影響。

  上星期至今,我也收到不少朋友的「慰問」,擔心我們也受影響,除了感激朋友關心之外,我也跟他們分享我的看法,尤其「雙減」究竟對香港有多大影響。所謂的「內卷」involution即是不必要的互相內部競爭,由幾年前開始已經冷靜下來,可能因為社會事件、可能因為疫情、也可能因為不同科目的改革,反正「內卷」的問題,內地實在比香港嚴重很多。內地九年義務教育,在初中升高中時只有一半學生可以升讀傳統高中,其競爭激烈可想而知。而且內地培訓機構的運作與香港有很大的不同,例如他們的營銷手法非常成熟,相較之下香港補習學校連銷售人員也沒有。由於「太懂得做生意」,一間上市公司股票的市盈率也可以超過五十倍。

  然而香港的培訓機構,在主板上市的就是大家知道的一兩間,現在很多同行也已經轉型,縱使在最高峰期股票的市盈率也只不過是十多倍,資本市場操作的力度不可同日而語。所謂升得高,跌得痛,在這方面不知是福是禍,從來沒有被熱炒,當然也沒有所謂爆破的資格。香港的大型講座補習機構要面對的不是國內的教育機構的所謂政策風險,而是因疫情反覆而帶來必須要面對的學生學習習慣的改變。香港不太需要雙減,因為已經減無可減,必須要擴大業務範圍才能持續發展。

精英匯集團主席

梁賀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