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做天王——離岸補習中心?

  內地「雙減」措施一出,有些以內地教育業務為主的上市公司,一下子市值蒸發超過九成。在風聲鶴唳的情況下,有人急謀獻計研究,香港是否可以在北區設立離岸補習中心,服務有需要的大灣區家長及學生,從而打出另一個市場。知道箇中行情的老兵不禁搖頭歎息,歎句隔行如隔山真的沒錯。這些言論如果真有人信以為真,之後投資在北區開離岸補習中心,戲言就會成為咒語。

  在港開離岸補習中心並不可行,原因有二:第一,法規不容許沒有港籍身份的中、小學生在香港上課。現在只有大專、大學或以上的機構的課程接受學生簽證的申請。絕大部份內地孩子來港都是拿探親或旅遊簽證,逗留條件有很多限制;第二,現在內地禁的補習活動,往往涉及內地正規教師兼職的問題,香港老師暫時難以代替,要港府開出工作簽證也有一定難度。

  反而有傳新東方將推出暑期集訓營,收費二十多萬,安排學生坐郵輪出公海上課,雖然俞敏洪立即否認;但此舉表面在法規上似乎行得通,而且可以寓補習於娛樂,既可以出海觀光,也可以體驗集訓式的學習。礙於新東方由於名氣太大,他們不敢輕舉妄動,但這不代表其他機構不會研究並實踐起來。

  話說回來,有人認為內地「捉補習」捉得太嚴,「教書啫,唔使拉吓話」,但觀乎某些補習行為實在有整肅的必要,例如在正規中學的教師,用課餘時間為自己日校的學生補習並收取費用,這明顯有違法規,也是專業失德,在香港而言也絕對是廉政公署個案,所謂「教書啫,唔使拉吓話」這一類論調未必全面。以為內地對非法培訓機構及其活動打壓力度比香港強這觀點也並不正確。

  正如上期所說,對於非法辦學的一套法例,在執行程度而言,香港政府也從未手軟過。

精英匯集團主席

梁賀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