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做天王——我的志願(一)

  我由小學到中學階段都令老師愛恨交纏,我覺得當老師很沒趣,所以想也沒有想過。

  小時候我非常反叛,而且想法刁鑽古怪,加上有點小聰明,常令老師們哭笑不得。我又天生好勝,喜歡逞強爭彩。朗誦、辯論、唱歌、畫畫、話劇、作文每樣比賽皆例必參加。學校裏有一個專櫃擺放我代表參賽奪得的獎牌。

  那時的我少不更事,兼且目光如豆,有些較為羞澀的老師,教書時語氣有點猶豫不決,我便大大不以為然,常常以挑戰老師的權威為樂,把人駁得啞口無言便大呼過癮。

  我長大以後才知道原來幾位恩師在教育界中赫赫有名,對我這個黃毛丫頭多番忍讓,海量汪涵,還循循善誘,沒有過份斥責。那份修養與愛心最令人敬佩。他們令我懂得舌燦蓮花的人不一定滿腹經綸,結巴巴、羞怯怯的也不一定是草包。

  那時候的我異常意氣風發,覺得天大地大任我闖,四四方方的一個班房,豈能關得住一隻野性的貓﹖

  我想過當時裝設計師,也想過當空中小姐,也想當建築師,一顆不停躍動的心,總要一份停不下來的工作才能配合。小時候的我,第一志願是當設計師,無論是時裝設計也好,室內設計也好,因為自覺很有天份,圖畫也畫得不錯,做設計師聽起來蠻酷的,所以鍾情於此。

  筆者會考時美術一科成績尤其優異,更加強我在這方面的信心。當年膽粗粗地以會考成績,報讀當年收生要求甚高的理工學院(當年還未升格為大學)Swire的Design Course。那時候的入學試要過五關斬六將,先筆試,後繪圖,再面試,收生率不足一成,而且大部份都只是收中七預科生。頭兩關竟給我輕易闖過,到最後一關面試,學院來函聲明要看平日作品,我帶了一本素描冊便輕率上陣,結果卻令我尷尬得想找個地洞鑽……

精英匯集團主席

梁賀琪


hd